皮皮夏 发表于 2017-04-15
作者:萝莉大湿(rock___)
字数:3092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进去、出来、进去、出来、进去、出来……少女睁着无神的双眼,如洋娃娃
一般,嫩白幼小的娇躯,被一个硕大的身躯压在身下狠狠地抽插着。

  (好痛,这样的地狱,什么时候才要结束?)少女默默地想着。

  「呼~呼!再叫啊!刚刚不是哭得很惨,说要找妈妈吗?继续挣扎啊!妈的!」

  少女默不作声,只是在心中默默哭泣。

  「喔~~~!不愧是XX国中的婊子,我都已经射3次了还是这么的紧。你
们这群婊子,故意在晚上天这么黑的时候走这种没有监视器的小路,肯定是自己
想被干吧?……老子在问你话啊!回话啊!」

  「啪!」

  即使脸颊被打了一巴掌,少女仍然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。

  (已经玩坏了吗?不!我还没彻底玩坏她,我要把这个小萝莉彻底毁坏,我
要让她再也无法以「人」的身分存在!)

  「真是的!你这样太扫兴了,妈的。今天也爽够了,就这样吧!我警告你喔!

  如果你敢把这件事向任何人讲,那么在我被抓之前,我一定会让你跟我的性
爱影片传遍全国,到时候全世界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。所以你知
道这件事要怎么处理了吧?我走了。「

  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神采,5分钟后,她慢慢的坐了起来,并且开始嚎啕大
哭。

  我,李婷静,是一名国一生。

  由於我是家中的独生女,父母都对我抱着很大的期望,所以为了不辜负他们
辛苦赚钱,在首都租一个勉强能住人的小房子,拚命送我来读这所寄宿制的私立
女校的心血,尽管我才国一,我每天都会留下来晚自习,连星期五要回家时也不
例外,今天因为太晚回家抄捷径,所以遇到了这种事。

  为什么?为什么是我?我不乖吗?我不认真吗?为什么是我被强奸?

  「喔~ 看来你还没被玩坏啊!竟然还能哭出来呢!那可不行呢!既然都已经
让我碰到了,自然要彻底玩坏才行啊!」

  「为什么!?为……嗝……什么你……嗝……会回来?不要……嗝!我不要
……嗝……再忍受那种地狱了!不要……嗝……过来!」

  少女在恐惧的忍不住开始打起了嗝,由於还没穿上衣服,她只能缓缓地向后
爬行。

  「竟然说我的18公分是地狱?真是无理啊!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可是
准备了很多好玩的玩具要招待你啊!」

  「如果你配合的话,我会在明天早上放你走,到时候你只要撒个脚踝扭伤休
息一天之类的小谎家里就会相信了;如果你不配合的话,你就永远回不了家了。」

  「真的……嗝……吗?」

  少女一边打着嗝,一边不敢置信的问着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!」(太完美了!就是要这样!先给她一点点希望,之后再给
她更深的绝望,这种滋味真是太棒了,我还要更多!更多!)首先是分别让她与
我吃下春药和威X刚,再来将跳蛋固定在阴蒂处,狠狠地将开关推到最大。

  「哼嗯!!!!!!!!」(这是什么?为什么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
里面出来了?不行,脑中一片空白……)「喔~~~~~!!!」

  在恐惧感、春药与跳蛋的混合作用下,少女迅速地被推上无止尽的巅峰。

  「啪!」

  「回魂!老子回来这里不是为了让你一个人爽而已,现在给我舔老子的下面!」

  一边说的同时,我同时再将一根30公分的电动按摩棒用力地塞进了她充满
精液的小穴中,同样将开关调到了最大。

  「!!!!!!」

  看着少女高潮到失神,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样子我狠狠地将我的肉棒插进她
的喉咙里,并且开始了活塞运动。

  「喔~!不愧是婊子国中的欠干小骚货,喉咙紧到我才3分钟就射了出来。」

  我将跳蛋关闭。

  「咳!咳!嗝!咳!」

  少女神色痛苦。

  「如果你想要在明天早上离开的话,就吞下去,不准吐出来」

  然而我却如此威胁。

  「哼嗯……咕噜……嗝。」

  「很好,现在把嘴巴张开,舌头往下吐,同时两手摆在旁边比YA,我要检
查你有没有吞下去。」

  少女不疑有诈的照做了,「喀擦!」

  少女惊恐地看着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相机,在春药作用下,少女双颊微红,
双腿忍不住磨蹭彼此的羞耻形象就这样被男子拍了下来,「你知道吗?你现在就
是一个欠干的骚货。你存在的价值就是被人干。」

  「我……哼嗯~哼~我不是。」

  「还敢顶嘴!?」

  猛地抽出了30公分的按摩棒「嗯~~~~~!」

  眼前的婊子又高潮了。

  (快要了,我就快要将她彻底玩坏了!)「想不想被我的肉棒插进去啊?」

  「不……嗯~不想。」

  少女的反应正如我的预期,满面潮红,一边磨蹭着双腿,一边忍不住将那稚
嫩的小手伸到小穴处抠弄。

  「那我走啰!」

  我慢慢地站起身来,转身作势要走。

  「……不……不要走……」

  「你说什么?太小声了我听不到。」

  「不要走!」

  「为什么不要走?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你只要等到明天再回家就好了啊!」

  「我……我想要……想要你干我。」

  「虾~?可是大葛格我今天已经射了4次了,而且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」

  「……拜託。」

  在春药的作用下,少女抛弃尊严,抛弃一切,只为了填补身体的空虚感。

  「说:『大葛格,拜託你将你的大肉棒插入我下流淫贱的小穴里,婊子萝莉
现在发情了,只想要被干!』我就干你。」

  一边说的同时,男子一边将润滑液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上。

  「大……大葛格,拜託你……将你的大……大……肉棒插……插入我下流…
…淫贱的……的小穴里,婊……婊子萝莉现在发情了,只……

  只想要被干。「(太完美了!太棒了!是时候将这个玩具破坏掉了。)

  我将眼前的娇嫩身躯举起来并将肉棒抵在……另一个洞上。

  「那里是……啊啊嗯嗯嗯~~~!!!!!!」

  没等她继续说下去,我就将手一松,并且同时将跳蛋开关打开到最大。

  (太爽了!果然在高潮时插进来菊穴会更紧啊!不行!要射……射了!!!)

  (为什么会这么舒服?为什么明明是在被强奸,却会舒服成这样?算了,不
能再想下去了,脑筋一片空白,只要有肉棒就好了,肉棒就是一切!)

  「说:『婊子萝莉是一只欠人干的母狗。』」

  「婊……嗯~~~……婊子萝莉是一只欠人干的母狗。」

  「说:『只要任何人有需要,婊子萝莉都应该要让他干到爽为止。』」

  「只要……哼嗯~~……只要任何人有需要,婊子……嗯~~~……婊子萝
莉都应该要让他干到爽为止。」

  「说:『婊子萝莉需要随时都有肉棒才能过活。』」

  「……嗯哼~~~!婊子……婊子萝莉需要……需要随时都有肉棒才能过活。」

  「说……」

  「嗯哼哼哼嗯嗯嗯嗯嗯!!!!!!!」

 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,直到天刚濛濛亮时「喔喔喔喔喔!!!第1
5发!咳咳!咳咳!咕唔唔!」

  伴随着身体里最后一股精华的射出,男子在抽搐了一下之后,就再也没有声
息,而少女,因为连续高潮到昏厥后又被肏醒再高潮到昏厥无数次而已经没有动
弹的力气了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「唉!这里怎么有人?」

  少女听到了一名男子的声音「我们去看看。」

  另一名男子说到。

  「他看起来死了。」

  「他的身下有一个被强奸的萝莉!」

  「怎么办怎么办?我们要报警吗?」

  少女的心中泛起了一丝希望。

  「不,你听我说,这附近近几年因为都更,监视器都坏光了,我在这附近有
一栋房子,我们不如把她带到我的那栋房子里,把她当成婊子狗来养,反正也没
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失踪。」

  「好主意!」

  伴随着更深沉的绝望与被抬起来的感觉,少女的意识逐渐远去……